If a man talks bad about all women, it usually means he was burned by one woman.  ─  Coco Chanel

今天看到報章頭條,嚇呆了,我們的百萬富翁人數,女比男多,難道是香港將進入母系社會的徵兆不成?

見數名男同事正在談論,原來他們毫不出奇。我們公司向來也倚重女將,不論行政或管理,老闆認為女性的能力,毫無疑問較男性強得多,這幫男同事,早習慣了如何在女Boss靡下老老實實地幹活。至於像思哲一般,身處夾心階層的群芳之間,取悅她們,妥善地與之相處,的確也是理順工作流程的重要一環。

不過,現下的社會現象有變,再不是一味強調男主外、女主內,若細心觀察,會發現許多女比男富的情侶。思哲就有不少這些情侶朋友,女方職位比男方高,甚或是男友直屬上司。坦白說,辦公室內人言可畏,男方不可能絲毫沒有壓力。

問題是,以上例子,始終屬於少數,而且大部份人未能改變「食軟飯」、「嫁個有錢人」的觀念。於是思哲不少單身男性朋友,喝多兩杯,大吐苦水,謂港女身價提升,基本因素卻沒有改善,認為划不來、不化算,更怒稱要沽盡港女,投身其他諸如大陸和印度這些新興市場。

基本上,思哲認同好女人等如好股,只有買貴、不會買錯,只是有些人連買貴也不想。反過來,見《蘋果》頭版有句「靚女投資有道」,心想,我們從前也有「雲想衣裳花想容」,何嘗不也是一種投資?只不過那時的花容月貌,今天成了事業樓房。

思哲沒有甚麼觀點,只知道這是一個自由的世界,大可以像Anna Nicole Smith與老油王結婚,領取數以億計遺產,又可以學習文雅麗,為求真愛,捨棄皇室生活、殿下名銜。從小到大,思哲都很佩服有本事的女人,在這傳統中國人社會,她們實在不容易,思哲就是喜歡女強人,只是也很喜歡小鳥依人。

「三國無雙」論管理

朋友Jack最近忙於處理一宗M&A,頻頻穿梭中港兩地。Jack每次出這類馬拉松式苦差,都不忙苦中作樂,趁小休四處參觀,順道用相機電話發掘一下驚喜。

思哲剛剛收到Jack的email相片,全是在大陸的口號標語掠影。那些早年見過的「為人民服務」、「今天不努力工作,明天努力找工作」,早已算不上甚麼新鮮事,倒是email末段那張「替下級做事,等於自動貶職」相片(圖),引起思哲的興趣。

做上司的,固然有責任提供一個空間給下屬好好發揮,將由上而下的壓力頂住,這些承擔絕不可能假手下屬,亦理所當然是「替下級做的事」,但話說回頭,「替下級做事,等於自動貶職」標語中「做事」的意思,當然不可能指那些上司應盡的責任,所以改為「做了下級應做的事,等於自動貶職」,意思或許會更貼切。

無論如何,這句標語正好刺破了幾乎出現在所有公司的問題──那些選擇事無大小都親力親為的上司,其實未有做好Delegation的本份。

既然昨日寫過春秋《爭霸》,今日就談談三國。有玩過「三國無雙」(或看過《三國演義》)的人都知道,劉備計謀不如諸葛亮,武功不及關羽張飛,英勇更比不上趙雲,偏偏成就一代霸業,兼且更是這批猛人的上司!關鍵正正是劉備能將Delegation的精粹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劉備可有想出借東風的計謀?可有喝斷長板橋的霸氣?可有百萬軍中藏阿斗的英勇?當然沒有,但他偏偏懂得三顧草蘆請諸葛亮出山,與關羽張飛桃園結義打天下,怒擲阿斗令趙雲願意「士為知己者死」追隨,各路有能之士皆死心塌地為自己賣命,劉備又豈有不成霸業之理?要做一個成功的上司,做好Delegation已經功德無量了,就是這麼簡單。

可能大家會問,既然「做了下級應做的事」等於自動貶職,為何現實中仍大不乏人去做?明日續談。

2007年2月15日刊於《蘋果日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