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 creativity is the field, copyright is the fence ─ John Oswald

昨天,終院接受了古惑天王的上訴申請,5月審理。若天王當初上載的不是電影而是小電影,或許不至於身陷今天的窘境。

本地沒有小電影正版市場,這解釋了為甚麼幾個月前谷德昭事件發生後,公眾人士沒有乘勢追擊,而且很快地原諒了他。至於古惑天王,不用做網上市場調查,誰也知道小電影的觀賞性跟市場佔有率,無論如何也要比起本地電影高,天王偏偏不計成本效益地以身犯險,思哲除了欣賞其膽識以外,實在是無話可說。

事實上,互聯網等於色情網的說法成立已久,現在美國很多人反對YouTube及其他網站成為了色情短片的溫床,尤其YouTube,它使用的方法實在太簡單,隨便打幾個字就是。美國的保護兒童意識極強,那邊的家長害怕孩子看到色情內容是可以理解的。

很快,YouTube成為眾矢之的,大眾傳媒亦向他們施壓。但不久後,搜尋色情內容的人開始發現,網站試圖以某些準則,日以繼夜地過濾上載到YouTube的懷疑色情短片,並將有問題的拿掉。對這改變,YouTube解釋,是龐大的網上社群幫忙,檢舉了色情短片。思哲不信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。他們每日平均有6萬條上載短片,根據規定,任何短片只要有一個露點鏡頭即屬違規,一定要靠肉眼監察,哪些人會日以繼夜地看色情短片,目的不是為求痛快而是要提出檢舉?這差事肯定是背後有專人負責。

問題是,為甚麼YouTube就不承認她們有這樣一支「特種部隊」?很簡單,因為YouTube要對付的人,不只是美國家長們,還包括大批的版權擁有者。事實上,著作人與新技術之間的矛盾,絕不局限於小小的香港。早幾個月,思哲寫過坐擁龐大版權收益的Viacom,曾要求YouTube把侵權內容拿下,但峰迴路轉,後來又說跟YouTube合作,確保觀眾無論在任何渠道也能輕易地收看節目。

版權人與新技術的矛盾

誰不知,Viacom最近再度反口,又要求刪除10萬條短片,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條件談不攏,提出訴訟,不過是爭取談判籌碼的一著。事實上,不少媒體公司例如CBS、NBC早已跟YouTube達成協議,利用這新渠道合作賺錢。

基本上,思哲非常同意版權應受保護,而且古惑天王的消息叫人振奮,因為英明的特區政府又有機會展示打擊侵權的決心,邀邀功,順便申請正名為「昂然邁進新世紀最先進城市」的patent。

不要忘記,這版權爭議,向來有科技發展與技術中立原則,思哲的基本觀點,是版權的改革步伐,無論如何不可能跟得上科技發展,政府機關不管多勤力也是白費工夫,以有涯隨無涯矣。

2007年2月8日刊於《蘋果日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