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Is an artist much more than a beggar?” ─ 德國著名鋼琴家 Clara Schumann

假賣旗漢判刑了,因為二十三元,朱大寶要受牢獄之災。思哲想起,從前念中文,學到中國文化分兩種,一種是古代中國,一種是現代中國。一個退伍空軍,懂上網尋找旗袋及旗仔式樣,懂得找印刷廠生產,還老遠來到香港欺詐,就是現代中國文化。

朱大寶一案,思哲最初只覺得極其量無聊,這廝挖空心思去欺詐,何不乾脆擺個地攤賣點什麼?光明正大,所賺起碼不止二十三塊。後來,反而聯想起最近另一宗關於大陸網絡丐幫崛起的新聞。了解過甚麼是網絡丐幫之後,思哲想,跟這些混飯吃混到互聯網的人一比,朱大寶基本上還不算最壞,最起碼,他曾找人製作旗袋旗仔老翻,算有Value-added。

據報,大陸的網絡乞丐集團,月收門下過千人。這幫乞丐,專門聯群結黨,上不同網站,假宣傳和假投票。只苦了網上廣告買手與客戶,點擊率高了,還以為產品受歡迎,被騙了還白開心一場。其實不只,網絡乞丐會以傳銷「拉下線」形式不斷壯大,為求達到更佳的欺詐效果。

雖說網上乞丐的起源地是美國,之不過,真正把「乞丐」精神發揚光大的不是別人,正是俺等炎黃子孫。要知道,欺詐和感動是有分別的,基本上,伸手求乞也可以講究藝術。想化緣,大可以運用創意,表演些甚麼使人快樂,哪怕是寫一封催人淚下的電郵也好,總之誠實地使人家心甘情願將金錢送到你的銀行賬戶,這就是感動。

在美國,曾經有兩個引起廣泛討論的乞丐網站,Smash my iPodHelp me get a G5。前者公開宣聲,只要從互聯網募得400美元,便馬上到商店購買一部新iPod,並且當場毀了它。他還會把整個過程拍成短片,放上網站,娛悅各位網上施主。結果,他們募得562美元,該部iPod nano,價值還不到200美元。

至於Help me get a G5更利害,募集了5000美元,買他那夢寐以求的Apple電腦G5。唯一的代價,是他承諾把那部又老又舊的G4炸個粉身碎骨,還要拍低過程放上網。近年Apple與Google不斷坐大,或許得到Microsoft與Yahoo!粉絲協助,務求一睹G4強烈爆破的感人場面,網主很快完成目標。當中,最高單一捐款額200美元,比朱大寶的旗袋欺詐、大陸的網上乞丐強多了。

這幾天,胡主席不是說要高度重視互聯網,務必「掌握網上輿論引導的主動權」和「要認真研究互聯網對青年帶來的影響」嗎?照思哲看,網上乞丐說不定就是被握得太緊、憋出病的一群網上隱蔽青年,而且在封閉的防火長城內,吸收太多中國現代文化了。

2007年1月26日刊於《蘋果日報》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