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碼通昨日公布業績,佢命運,跟其他網絡商一樣,又係盈利插水。06年純利8,388萬,較05年3.3億,減少75%。公司少賺2億幾,全因淨係補貼3G手機,已經使1.6億。

大家估,以1.6億送手機,多幾多人上數碼通?答案係52,000人。咁上客成本,每人平均咪要3077元?以ARPU213元計,頭14個月的月費,只夠補貼手機錢,仲未計其他經營成本。如果客人唔夠一年走佬,公司咪連部手機都蝕埋?試問盈利又點會唔急跌。當然,數碼通一定會迫客仔簽約,然後利用合約期時間,交叉銷售其他更貴服務。

數碼通的其中一個3G「法寶」,HSDPA(高速下傳分組接入),頻寬1.8Mbps,用戶透過筆記簿電腦上網,不過平均月費差不多要500元,仲未計逾2千蚊硬件,而且只受數碼通客玩,其他流動網絡商客戶免問。目前,100Mbps住宅寬頻200元唔使,HSDPA這個價錢,思哲完全看不到普及可能性。至於另外一些流動電郵、漫遊等服務,看樣子也不是甚麼賺大錢的東西。

現時,數碼通3G客戶,有160,000人,佔客戶總人數15%,佔月費計劃客戶20%。流動網絡商還要向固網支付互連費,而且向固網商租線亦不便宜。貼咁多錢上客,唔通3G真係咁唔吸引?噚日思哲寫FON革命,今日收到讀者來信,畀唔少寶貴意見,度乘機講。

思哲認為,管他3G、Wi-Fi還是Wi-Max,總之可以幫用家傳遞到訊息,消費者就幫襯。用家需要的是application,而不是網絡技術。更重要是,網絡「開放性」,絕對影響killerapplication會否出現。它不是網絡商隨便買個新聞台的報道,或者下載甚麼MP3鈴聲,而是能夠與互聯網接軌的可能性。

例如,今天雖有BT、YouTube,但大家都不知道,明天誰會登上互聯網這個舞台。「密封式」的3G與FON,前者恍如開電視台,只讓自己簽的幾位演員表演;而後者,則把頻道開放,畀任何有興趣者演出。無疑,後者的收視一定較高。

所以,思哲覺得,網絡商的責任,在於做好網絡,而不是VAS(增值服務)。現時,網上行的確做了不少VAS,不過佢唔係所有VAS都賺錢,思哲以now.com.hk為例,該網站內容豐富,背後由一隊人營運,這樣的成本及人手,已經可以搞間雜誌社,但網站竟然一個廣告banner也沒有。明顯,管理層知道,這種生意根本無錢賺。搞咁多,只係想幫公司留客,轉個角度,即係慳番賣廣告錢。

2006年08月29日刊於《蘋果日報》